佰慧管家信用卡智能还款APP

信用卡智能还款

热线电话:

400 9966 686

盗用QQ钱包绑定的信用卡是盗窃还是信用卡诈骗
2018-12-27

   如今,越来越多的人选择使用电子支付账户,银行卡与账户一键绑定,出门不用再担心忘带现金银行卡,方便快捷。但电子支付账户也有遭盗用的风险。近日,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上海一中院)就审结了一起盗用电子支付账户及其关联银行卡的案件,二审改判认定被告人卫某构成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千元。
  猜配密码盗用QQ钱包绑定的信用卡
  卫某与前同事小孙曾共用过一个QQ号。一天,卫某发现该号上的QQ钱包绑定了小孙的一张信用卡,通过回忆两人一起玩游戏时小孙使用的游戏账号密码,卫某成功猜配出QQ钱包支付密码。于是,自2017年3月至2018年5月期间,卫某在小孙不知情的情况下,使用该绑定的信用卡,通过QQ钱包等支付方式多次进行手机充值、网购等日常消费,消费金额共计7700余元。
  2018年5月,因涉嫌犯盗窃罪,卫某被刑事拘留。同年6月,因涉嫌犯信用卡诈骗罪被逮捕。检察机关审查后,依法向法院提起公诉。
  一审法院经审理后认为,卫某违反国家金融法规,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冒用他人信用卡进行诈骗活动,数额较大,其行为已构成信用卡诈骗罪。本案经济损失未挽回,综合卫某具有坦白等可以依法从轻处罚的情节,遂判处卫某有期徒刑八个月,并处罚金二万元;责令卫某退赔小孙经济损失七千七百元。
  盗窃还是信用卡诈骗二审改判认定构成盗窃罪
  卫某不服,向上海一中院提起上诉。卫某提出,一审法院遗漏了其亲属在一审期间代为退赔赃款的事实,导致原判量刑过重。
  上海一中院经审理查明,卫某亲属确实已代为退赔赃款,并取得了小孙的谅解,属于可予酌情从轻处罚的情节。上海一中院认为,一审对本案定性不当,本案并非信用卡诈骗而属于盗窃。认定卫某的行为构成盗窃罪还是信用卡诈骗罪,应从行为人采取的主要手段和有无妨害信用卡管理秩序等关键点予以区分。
  本案中,卫某猜配QQ钱包支付密码后,并没有通过窃取等非法方式获取信用卡卡号、密码等信息资料,与信用卡诈骗罪中获取他人信用卡信息资料并使用有本质区别。不论钱款来源于QQ钱包还是绑定的信用卡,对卫某行为性质来说并无实质性影响,他只是输入了支付密码,并无进一步窃取信用卡信息资料的行为。
  此外,用户在第三方支付平台绑定信用卡完成授权后,付款时只需输入第三方支付平台的支付密码即可,银行根据用户的支付指令作出支付动作,以此完成钱款的转移。本案中,卫某只实施了猜配QQ钱包密码并输入这一行为,难以看出其行为对信用卡管理秩序的破坏。
  综上所述,上海一中院认为,卫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通过猜配第三方支付平台的支付密码后,秘密窃取小孙绑定于该平台信用卡内的钱款,其行为构成盗窃罪。原判认定的信用卡诈骗罪定性不当,导致量刑偏轻。故卫某虽有亲属代为退赔可予酌情从轻处罚的情节,但综合全案所有定罪、量刑情节,上海一中院对原判有期徒刑八个月的量刑不再变动,但依法将罚金刑调整为三千元。
  法官说法
  本案主审法官秦现锋指出,盗窃罪与信用卡诈骗罪的区分关键点之一是犯罪手段不同。盗窃罪通常采取秘密方法窃取财物,信用卡诈骗罪则是通过冒用他人信用卡等方式实施信用卡诈骗活动。在窃取、收买、骗取或者以其他非法方式获取他人信用卡信息资料,并通过互联网、通讯终端等使用的案件中,行为人非法获取他人信用卡信息资料的行为是手段行为,通过互联网、通讯终端等使用信用卡的行为是目的行为,通过互联网等冒用他人信用卡造成被害人财产损失和危害金融秩序的,才存在成立信用卡诈骗罪的空间。
  盗窃罪与信用卡诈骗罪的区分关键点之二是侵害的法益不同。盗窃罪侵害被害人的财产权利,信用卡诈骗罪侵害的主要法益是信用卡管理秩序,次要法益才是被害人的财产权利。如果行为人以窃取等非法手段获取被害人信用卡信息资料后,将被害人的信用卡绑定于第三方支付平后使用,因行为人分别实施了非法取财和利用信用卡信息资料的行为,才侵害了被害人的财产权利和信用卡的管理秩序,构成信用卡诈骗罪。